厚黑叢話卷六

 

成都《華西日報》二十五年三月四月

我是八股學校的修業生,中國的八股,博大精深,真所謂宗廟之美,百官之富。我寢饋數十年,只能說是修業。不敢言畢業。我作八股有兩個秘訣:一曰:抄襲古本;二曰:作翻案文字。先生出了一道題,尋一篇類似的題文,略略改換數字,沐手敬書的寫去,是曰抄襲古本。我主張弱小民族聯盟,這是抄襲管仲、蘇秦和諸葛亮三位的古本。人說冬瓜做不得甑子,我說,冬瓜做得甑子并且冬瓜做的甑子,比世界上任何甑子還要好些。何以故呢?世界上的甑子,只有里面蒸的東西吃得,甑子吃不得,惟有冬瓜做的甑子,連甑子都可以當飯吃。此種說法,即所謂翻案文字也。我說:厚黑可以救國,等于說冬瓜可以做甑子,所以我的學說最切實用,是可以當飯吃的。

剿襲陳言,為作文之大忌,俾斯麥唱了一出鐵血主義的戲,全場喝采,德皇維廉第二,重演一出,一敗涂地,日本接著再演,將來決定一敗涂地。諸君不信,請拭目以觀其后。

抄襲古本,總要來得高明,諸葛武侯,治國師法申韓,外交師法蘇秦,明明是縱橫雜霸之學,反人反說他有儒者氣象,明明是霸佐之才,反說他是王佐之才。此公可算是抄襲古本的圣手。

剿寫文字的人,每喜歡剿寫中式之文,殊不知應當剿寫落卷,鐵血主義四字,俾斯麥中式之文也,我們萬不可剿寫,民族自決四字,是威爾遜的落卷,人種平等四字,是日本的落卷,如果沐手敬書出來,一定高高中式。九一八這類事,與其訴諸國聯,訴諸英美,無寧訴諸非洲澳洲那些野蠻人,訴諸高麗、臺灣那些亡國民,表面看去,似是做翻案文字,實在是抄寫威爾遜的落卷,抄寫日本的落卷。

川省未修馬路以前,我每次走路,見著推車的、抬轎的、邀馱馬的、挑擔子的,來來往往,如螞蟻一般,寬坦的地方,安然過去,一到窄路,就彼此大罵,你怪我走得不對,我怪你走得不對。我心中暗暗想道:何嘗是走得不對,無非是路窄了的關系。我國組織、政權集中在上面,任你有何種抱負,非握得政權施展不出來,于是你說我不對,我說你不對。其實非不對也,政治舞臺,地位有限,容不了許多人,等于走入窄路一般。無怪乎全國中志士和志士,吵鬧不休。

以外交言之,我們當辟一條極寬的路來走,不能把責任屬諸當局的幾個人。甚么是寬路呢?提出組織弱小民族聯盟的主張,這個路子就極寬了,舞臺就極大了,任有若干人,俱容得下。在國外的商人、留學生和游歷家,可以直接向弱小民族運動;在國內的,無論在朝在野,無論哪一界,都可擔任種種工作。四萬萬人的目標,集中于弱小民族聯盟之一點,根根力線,不相沖突,不言合作,而合作自在其中。有了這種寬坦的大路可走,政治舞臺,只算一小部分,不須取得政權,救國的工作,也可表現出來,在野黨、在朝黨,也就無須吵吵鬧鬧的了。

民主國人民是皇帝,無奈我國四萬萬人,不想當英明的皇帝,大家都以阿斗自居,希望出一個諸葛亮,把日本打倒,把列強打倒,四萬萬阿斗,好坐享其成。我不禁大呼道:陛下誤矣!阿斗者,亡國之主也!有阿斗就有黃皓,諸葛亮千載不一出,且必三顧而后出,黃皓則遍地皆是,不請而自來。我國之所以瀕于危亡者,正由全國人以阿斗自居所致。我只好照抄一句《出師表》曰:“陛下不宜妄自菲薄。”我們何妨自己就當一個諸葛亮,自己就當一個劉先帝。我這個厚黑教主,不揣冒昧,自己就當起諸葛亮來,我寫的《厚黑叢話》,即是我的“隆中對”我希望讀者諸君,大家都來當諸葛亮,各人提出一種主張,四萬萬人就有四萬萬篇“隆中對”。同時我們又化身為劉先帝,成了四萬萬劉先帝,把四萬萬篇“隆中對”。加意選擇。假令把李厚黑的“弱小民族聯盟”選上了,我們四萬萬劉先帝,就親動圣駕,做聯吳伐魏的工作,想出種種法子,去把非洲澳洲那些野蠻國,與夫高麗、臺灣、安南、緬甸那些亡國民聯為一氣,向世界列強進攻。

欲求我國獨立?必先求四萬萬人能獨立,四萬萬根力線挺然特立,根根力線,直射列強,欲求國之不獨立,不可得已。問:四萬萬力線何以能獨立?曰:先求思想獨立。能獨立乃能合作,我國四萬萬人不能合作者,由于四萬萬人不能獨立之故。不獨立則為奴隸,奴隸者,受驅使而已,獨立何有!合作何有!

野心家辦事,包攬把持,視眾人如奴隸,彼所謂抗日者,率奴隸以抗日以謂也。日本在東亞,包攬把持,視中國人如奴隸,彼所謂抗俄者,率奴隸以抗俄之謂也。既無獨立的能力,哪有抵抗的能力,所以我們要想抵抗日本,抵抗列強,當培植人民的獨立性,不當加重其奴隸性。我寫這部《厚黑叢話》,千言萬話,無非教人思想獨立而已。故厚黑國的外交,是獨立外交,厚黑國的政策,是合力政策。軍商政學各界的厚黑家,把平日的本事直接向列強行使,是之謂厚黑救國。

孔子謂子夏曰:“汝為君子儒,無為小人儒。”我教門弟子曰:“汝為大厚黑,無為小厚黑。”請問大小厚黑,如何分別?張儀教唆六國互相攻打,是小厚黑。孫權和劉備,互爭奪荊州,是小厚黑。要管仲和蘇秦的法子,才算大厚黑。日本占據東北四省,占據平津,是小厚黑。歐美列強,掠奪殖民地,是小厚黑。鄙人主張運動全世界弱小民族,反抗日本和列強,才算大厚黑。孟子曰:“小固不可以敵大。”我們的大厚黑成功,日本和列強的小厚黑,當然失敗。

我國只要把弱小民族聯盟明定為外交政策,政府與人民打成一片,全國總動員,一致去做這種工作,全國目光,注射國外,成了方向相同的合力線,不但內爭消滅,并且抵抗日本和列強,也就綽綽然有余裕了,開戰也可,不開戰也可。惜乎諸葛武侯死了,恨不得起斯人于地下,而與之細細商榷。

我們一談及弱小民族聯盟,反抗列強,聞者必疑道:列強有那樣的武力,弱小民族如何敵得過?殊不知戰爭的方式最多,武力只占很小一部分。以戰爭之進化言之,最初只有戈矛弓矢,后來進化,才有槍彈,這是舊式戰爭。再進化有飛機炸彈,這是日本在淞滬之役用以取勝的,是墨索里尼在阿比西尼亞用以取勝的。再進化則為化學戰爭,有毒瓦斯、毒菌、死光等等,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,一般人所凜凜畏懼的。再進化則為經濟戰爭,英國對意制裁,即算是用這種戰術。人問:經濟戰爭之上,還有戰術莫得?我答道:還有,再進化則為心理戰爭。三國時馬謖曾說:“用兵之道,攻心為上,攻城為下,心戰為上,兵戰為下。”這即是心理戰爭。心理戰爭的學說我國發明最早。戰國時,孟子說:“天時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”此心理戰爭之說也。又云:“……則鄰國之民,仰之若父母矣,率其子弟,攻其父母,自生民以來,未有能濟者也,如此則無敵于天下。”此心理戰爭之說也。我們從表面上看去,這種說法,豈非極迂腐的怪話嗎?而不知這是戰術中最精深的學說,一般人特未之思耳。

現在列強峙立的情形,很像春秋戰國時代。春秋戰國,為我國學術最發達時代,賢人才士最多。一般學者所倡的學說,都是適應環境生出來的,都是經過苦心研究,想實際的解決時局,并不是徒托空談,所以他們的學說很可供我們今日之參考。即以兵爭一端而論,春秋時戰爭劇烈,于是孫子的學說應運而生,他手著的十三篇,所談的是軍事上最高深的學理。這是中外軍事家所公認的。到了戰國時代,競爭更激烈,孫子的學說已經成了普通常識。于是孟子的學說,又應運而生,發明了心理戰爭的原則,說道:“可使制挺,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。”無奈這種理論太高深了,一般人都不了解,以為世間哪有這類的事!哪知孟子死后,未及百年,陳涉揭竿而起,立把強秦推倒,孟子的說法居然實現,豈非很奇的事嗎?

現在全世界兵爭不已,識者都認為非到世界大同,人民是不能安定的。戰國時情形也是這樣,所以梁襄王問:“天下惡乎定?”孟子對曰:“定于一。”也認為:非統一是不能安定的。然則用何種方法來統一呢?現今的人,總是主張武力統一,而孟子的學說則恰恰相反。梁襄王問:“孰能一之?”孟子曰:“不嗜殺人者能一之。”主張武力統一者,正是用殺字來統一,孟子的學說,豈非又是極迂腐的怪話嗎?后來秦始皇并吞六國,算是用武力把天下統一了,迨至漢高入關,除秦苛政,約法三章,從“不嗜殺”三字做去,竟把秦的天下奪了。孟子的學說,又居然實現,豈不更奇嗎?楚項羽坑秦降卒二十余萬人于新安城南,又屠咸陽,燒秦宮室,火三月不絕,其手段之殘酷,豈不等于墨索里尼在阿比西尼亞種種暴行嗎?然而項羽武力統一的迷夢,終歸失敗,死在漢高祖手里。這是甚么道理呢?因為高祖的謀臣,是張良、陳平,他二人是精研厚黑學的,懂得心理戰爭的學理,應用最高等戰術,故把項羽殺死。這是歷史上的事實,很可供我們的研究。

秦始皇和楚項羽,純恃武力,是用一個殺字來統一;漢高祖不嗜殺人,是用一個生字來統一。生與殺二者,極端相反,然而俱有統一之可能,這是甚么道理呢?因為凡人皆怕死,你不服從我,我要殺死你,所以殺字可以統一;凡人皆貪生,你如果擁護我,我可以替你謀生路,所以生字也可以統一。孟子說的:“不嗜殺人者能一之”,完全是從利害二字立論,律以我的厚黑學,是講得通的,所以他的學說,能夠生效。

當舉世戰云密布的時候,各弱小國的人民,正在走投無路,不知死所,忽然有一個國家,定出一種大政方針,循著這個方針走去,是惟一的生路,這個國家,豈不等于父母替子弟謀生路嗎?難道不受弱小國的人民熱烈擁戴嗎?孟子說:“鄰國之民,仰之若父母,率其子弟,攻其父母,自生民以來,未有能濟者也。”就是基于這種原則生出來的。不過我這種說法,道學先生不承認的,他們認為:“孟子的學說,純是道德化人,若參有利害二字,未免有損孟子學說的價值。”這種說法,我也不敢深辯,只好同我的及門弟子和私淑弟子研究研究!

秦始皇、楚項羽,用殺字鎮懾人民,漢高祖用生字歆動人民,人之天性,好生而惡死,故秦皇、項羽為人民所厭棄,漢高祖為人民所樂戴。秦項敗,而漢獨成功,都是勢所必至,理有固然。由此知殺字政策,敵不過生字政策。日本及列強,極力擴張軍備,用武力鎮壓殖民地,是走的秦皇、項羽的途徑。大戰爆發在即,全世界弱小民族,正在走投無路,我們趁此時機,提倡弱小民族聯盟,向他們說道:“這是惟一的生路,所謂民族自決也,人種平等也,掃滅帝國主義也,惟有走這條路,才能實現。你們如果跟著列強走,將來大戰爆發,還不是第一次大戰一樣,只有越是增加你們的痛苦的。”我們倡出這種論調,弱小民族還有不歡迎的嗎?我們獲得弱小民族的同情,把弱聯會組織起,以后的辦法就很多很多,外交方面,就進退裕如了。

楚漢相爭,項羽百戰百勝,其力最強,高祖百戰百敗,其力最弱,而高祖卒把項羽打敗者,他有句名言:“吾寧斗智不斗力。”這即是楚漢成敗的關鍵。漢高祖是厚黑界的圣人,他的圣訓,我們應該細細研究。日本和歐美列強,極力擴張軍備,是為斗力,我們組織世界弱小民族聯盟,采用經濟戰爭和心理戰爭,是為斗智。我們也不是廢去武力不用,只是專門研究經濟和心理兩種戰爭的方術,輔之以微弱的武力,就足以打倒帝國主義而有余了。

請問:漢高祖斗智,究竟用的甚么法子呢?他從彭城大敗而回,問群臣有甚么策略,張良勸他把關以東之地捐與韓信、彭越、黥布三人,信為齊王,越為梁王,黥布為九江王。高祖聯合他們,仍是一種聯軍方式。高祖用主力兵,在滎陽成,與項羽相持,而使信、越等三人,從他方面進攻,項羽遂大困。鴻溝議和后,項羽引兵東還,高祖追之,項羽還擊,高祖大敗,乃用張良之計,把睢陽以北之地劃歸彭越,陳以東之地劃歸韓信,于是諸侯之師,會于垓下,才把項羽殺死。由是知:漢高祖所謂斗智者,還不是襲用管厚黑、蘇厚黑的故智,起一種聯軍罷了。

我們從歷史上研究,得出一種公例:“凡是列國紛爭之際,弱國惟一的方法,是糾合眾弱國,攻打強國。”任是第一流政治家,如管仲、諸葛武侯諸人,第一流謀臣策士,如張良、陳平諸人,都只有走這一條路,已成了歷史上的定例。然而同是用這種法子,其結果則有成有敗,其原因安在呢?我們可再加研究。

我們在前面,曾舉出五個實例:(1)管仲糾合諸侯,以伐狄,伐戎,伐楚,這是成了功的。(2)樂毅合五國之兵以伐齊,這是成了功的。(3)蘇秦聯合六國以攻秦,卒之六國為秦所滅,這是失敗了的。(4)漢高祖合諸侯之兵以攻項羽,這是成了功的。(5)諸葛亮倡吳蜀聯盟之策,諸葛亮和孫權在時,尚能支持曹魏,他二人死后,后人秉承遺策做去,而吳蜀二國,終為司馬氏所滅,這也算是失敗了的。我們就這五種實例推求成敗之原因,又可得出一種公例:“各國聯盟,中有一國為主干,其余各國為協助者,則成功;各國立于對等對位,不相統屬者,則失敗。”齊之稱霸,是齊為主干,其他諸侯則為協助;燕之伐齊,燕為主干,其他四國則為協助;漢之滅楚,漢高祖為主干,眾諸侯為協助,所以皆能成功。六國聯盟,六國不能統屬;吳蜀聯盟,二國也不相統屬,所以俱為敵人所滅。我國組織弱聯會,我國當然是主干,當然成功。

現在國際的情形,既與春秋戰國相似,我們就應該把春秋時管厚黑的方法和戰國時蘇厚黑的方法,融合為一而用之,管仲的政策,是尊周攘夷,先揭出尊周的旗幟,一致擁護周天子,把全國力量集中起來,然后才向外夷攻打,伐狄,伐戎,伐楚,各個擊破。蘇秦的政策,是合六個弱國,攻打一個強秦。我們可把全世界弱小民族,看作戰國時之六國,把英法德美意俄日諸強國,合看為一個強秦,先用管仲的法子,把全國力量集中起來,擁護中央政府,以整個的中國與全世界弱小民族聯合,組織一個聯盟會;迨至這種聰盟組織成功,即用堂堂之鼓,正正之旗,向列強一致進攻,他們赤白兩色帝國主義,自然崩潰。

有人問:中國內部這樣的渙散,全國力量,怎能集中起來?我說:我所謂集中者,是思想集中,全國人的心理,走在一條線上,不必定要有何種形式。例如:我李瘋子提出“弱小民族聯盟”之主張,有人說:這種辦法是對的,又有人說不對,大家著些文字,在報章雜志上討論,結果一致認為不對,則不用說,如一般人認為對,政府也認為對,我們就實行干去。如此,則不言擁護中央政府,自然是擁護中央政府,不言全國力量集中,自然是全國力量集中。所以我們要想統一全國,當先統一全國思想。所謂統一思想者,不是強迫全國人之思想必須走入某一條路,乃是使人人思想獨立,從學理上、事勢上徹底研究,大家公認為某一條路可以走,才謂之思想統一。

有人難我道:你會講厚黑學,聯合弱小民族,向列強進攻,難道列強不能講厚黑學,一齊聯合起來,向弱小民族進攻嗎?我說:這是不足慮的,證以過去的歷史,他們這種聯合,是不能成功的。

戰國時,六國聯盟,有人批評他:“連雞不能俱飛。”六國之失敗,就是這個原因。如果列強想聯合起來,對付弱小民族,恰犯了連雞不能俱飛之弊。語曰:“蛇無頭而不行。”列強不相統屬,尋不出首領,是謂無頭之蛇。我們出來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我國是天然的首領,是謂有頭之蛇。列強與列強,利害沖突,矛盾之點太多,步調斷不能一致,要聯合,是聯合不起的。弱小民族,利害共同,彼此之間,尋不出絲毫沖突之點,一經聯合,團體一定很堅固。

前次大戰,列強許殖民地許多權利,戰后食言,不惟所許利益不能得,反增加許多痛苦。殖民地含恨在心,如果大戰重開,斷難得殖民地之贊助,且或乘機獨立,這是列強所深慮的。日本精研厚黑學,窺破此點,所以九一八之役,悍然不顧,硬以第二次大戰相威脅,列強相顧失色。就中英國殖民地更寬,怕得更厲害,因此國聯只好犧牲我國的滿州,任憑日本為所欲為。德國窺破此點,乘機撕毀和約,英法也無如之何。墨索里尼窺破此點,以武力壓迫阿比西尼亞,英國也無如之何。其惟一之方法,無非是以第二次大戰相威脅而已,無非是實厚黑學而已。

世界列強,大講其厚黑學,看這個趨勢,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斷不能避免的。戰爭結果,無論誰勝誰負,弱小民族總是供他們犧牲的。我們應該應用厚黑哲理,趁大戰將發未發之際,趕急把弱小民族聯盟組織好,乘機予列強一種威脅,這個大戰,與其由列強造成,弱小民族居于被動地位,毋寧由弱小民族造成,使列強居于被動地位。明明白白告訴列強道:“你不接受我們弱小民族的要求,我們就把第二次大戰與你們造起來。”請問世界弱小民族,哪個敢談這個話呢?這恐怕除了我中華民國,再莫有第二個。請問我中國怎敢談這類強硬話呢?則非聯合世界弱小民族為后盾不要。

從前陳涉起事,曾經說過:“逃走也死,起事也死,同是一死,不如起事好了。”弱小民族今日所處地位,恰與陳涉相同,大戰所以遲遲未發者,由于死強內部尚未準備完好,我們與其坐受宰割,毋寧先發制人,約集全世界弱小民族,死中求生。不然他們準備好了,大戰一開,弱小民族就永無翻身之日了。

全世界已劃為兩大戰線,一為壓迫者,一為被壓迫者,孫中山講民族主義,已斷定第二次世界大戰是被壓迫者對壓迫者作戰,是十二萬萬五千萬人對二萬萬五千萬人作戰,無奈……日本人口,除去臺灣、高麗而外,全國約計六千萬,也辜負孫中山之期望,變為明火劫搶之惡賊。所以我們應當秉承孫中山遺教,糾集被壓迫之十萬萬四千萬人,向赤白兩色帝國主義四萬萬六千萬人作戰,才算順應進化之趨勢。現在這伙強盜,互相火并,乃是全世界被壓迫民族同時起事的好機會,我們平日練習的厚黑本事,正好拿出來行使,以大厚黑破他的小厚黑。不然,第二次大戰:仍是列強與列強作戰,弱小民族,牽入漩渦,受無謂之犧牲,豈不違反中山遺訓嗎?豈不違反進化公例嗎?

我講厚黑學,分三步工夫,諸君想還記得。第一步:面皮之厚,厚如城墻;心子之黑,黑如煤炭。第二步:厚而硬,黑而亮。第三步:厚而無形,黑而無色。日本對于我國,時而用劫賊式,武力侵奪,時而用娼妓式,大談親善,狼之毒,狐之媚,二者俱備。所謂厚如城墻,黑如煤炭,他是做到了的,厚而硬,也是做到了的,惟有黑而亮的工夫,他卻毫未夢見。曹操是著名的黑心子,而招牌則透亮,天下豪俊奔集其門,明知其為絕世奸雄,而處處覺得可愛,令人佩服。日本則“心子與招牌同黑”,成了世界公敵,如蛇蝎一般,任何人看見,都喊“打!打!”所以日本人的厚黑學越講得好,將來失敗越厲害。何以故?黑而不亮故。它只懂得厚黑學的下乘法,不懂上乘法,他同不懂厚黑學的人交手,自然處處獲勝,若遇著名手,當然一敗涂地。

我們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向列強攻打,用以消滅赤白兩色帝國主義,本是用的黑字訣,然而這種方法,是從威爾遜“民族自決”四字抄襲出來,全世界都歡迎,是之謂黑而亮。聞者必起來爭辯道:“威爾遜主義,是和平之福音,是大同主義之初基,豈是面厚心黑的人干得來嗎?實行這種主義,尚得謂之厚黑嗎?”李瘋子聞而嘆曰:“然哉!然哉!是謂‘厚而無形,黑而無色’。”

有人難我道:“你主張聯合弱小民族,向列強攻打。我請問,一個日本,我國都對付不了,何敢去惹世界列強?日本以武力壓迫我國,歐美列強,深抱不平,很同情于我國,我們正該聯合他們,去攻打日本,你反要聯合世界弱小民族,去攻打列強,這種外交,豈非瘋子外交嗎?你這類話,前幾年說可以,再過若干年后來說也可以,現在這樣說,真算是瘋子。”我說:我歷來都是這樣說,不是今日才說,數年前我寫有一篇《世界大戰:我國應走的途徑》,即是這樣說的。四川省立國書館,存有原印本,可資考證。這個話,前幾年該說,現在更該說,再過若干年,也就無須說。你說是瘋子外交,這是由于你不懂厚黑學的原故。我講厚黑學,不是有鋸箭法和補鍋法嗎?我們把弱小民族聯盟組織好了,就應用補鍋法中之敲鍋法,手執鐵錘,向某某諸國說道:“信不信,我這一錘敲下去,叫你這鍋立即破裂,再想補也補不起!”口中這樣說,而手中之鐵錘則欲敲下不敲下,這其間有無限妙用。如列強不睬,就略略敲一下,使鍋上裂痕增第一點;再不睬,再敲一下。如果日本和列強,要倒行逆施,宰割弱小民族,供他們的欲壑,我們就一錘下去,把裂痕增至無限長,糾合全世界被壓迫人類,一齊暴動起來,十萬萬四千萬被壓迫者,對四萬六千萬壓迫者作戰,而孫中山先生之主張,于是乎實現。但是我們著手之初,則在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把弱聯會組織好,然后鐵錘在手,操縱自如,在國際上才能平等自由。

敲鍋要有藝術,輕不得,重不得。輕了鍋上裂痕不能增長,是無益的;敲重了,裂痕太長補不起。要想輕重適宜,非精研厚黑學不可。戲劇中有《補缸》一出,一錘下去,把缸子打得粉碎。這種敲法,未免太不高明。我們在國際上,如果這樣干,真所謂瘋子外交,豈足以言厚黑學!

我講厚黑學,曾說:“管仲勸齊桓公伐楚,是把鍋敲爛了來補。”他那種敲法,是很藝術的。講到楚之罪名共有二項,一為周天子在上,他敢于稱王;二為漢陽諸姬,楚實盡之,這本是彰彰大罪。乃楚遣使問出師理由,桓公使管仲對曰:“爾貢包茅不入,王祭不共,無以縮酒,寡人是征。”又曰:“昭王南征而不復,寡人是問。”舍去兩大罪,而責問此極不要緊之事,豈非滑天下之大稽?昭王渡漢水,船覆而死,與楚何關?況且事隔數百年,更是毫無理由。管子為天下才,這是他親自答復的,難道莫得斟酌嗎?他是厚黑名家,用補鍋法之初,已留鋸箭法地步。假令把楚國真實罪狀宣布出來,叫他把王號削去,把漢陽諸姬的地方退出來,楚國豈不與齊拚命血戰嗎?你想長勺之役,齊國連魯國這種弱國都戰不過,他敢與楚國打硬戰嗎?只好借周天子之招牌,對楚國輕輕敲一下罷了。楚是堂堂大國,管仲不敢傷他的面子,責問昭王不復一事,故意使楚國有抗辯的余地。楚王可以對臣下說道:“他責問二事,某一事,我與他罵轉去,罵得他啞口無言,包茅是河邊上蘆葦一類東西,周天子是我的舊上司,砍幾捆送他就是了。”這正是管仲的妙用,口罵無憑,貢包茅有實物表現,齊桓公于是背著包茅,進之周天子,作為楚國歸服之實證。古者國之大事惟祀與戎,周天子祭祀的時候,把包茅陳列出來,貼一紅紙簽,寫道:“這是楚國貢的包茅”。助祭的諸侯看見,周天子面上豈不光輝光輝?楚國都降伏了,眾小國敢有異議嗎?我寫《厚黑傳習錄》曾說:“召陵一役,以補鍋法始,以鋸箭法終。”其妙用如是如是。我們把弱小民族聯盟組織好了,就用鐵錘在列強的鍋上輕輕敲他一下,到達相當時機,就鋸箭干了事。到某一時期,再敲一下,箭干出來一截,又鋸一截。像這樣不斷的敲,不斷的鋸,待到終局,箭頭退出來了,輕輕用手拈去,于是乎鋸箭法告終,而鍋也補起了。

外交上,原是鋸箭法、補鍋法二者互用,如車之雙輪,鳥之雙翼,不可偏廢。我國外交之失敗,其病根在專用鋸箭法。自五口通商以來,所有外交,無一非鋸箭干了事。九一八以后,尤為顯著。應該添一個補鍋法,才合外交方式。我們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即是應用補鍋法的學理產生出來的。

現在日本人的花樣,層出不窮,殺得我國只有招架之功,并無還兵之力,并且欲招架而不能。我們就應該還他一手,揭出“弱小民族聯盟”的旗幟。你會講“大亞細亞主義”,想把中國吞下去,進而侵略亞洲各國,進而窺伺全世界,我們就進“弱小民族聯盟”,以中國為主干,而臺灣,而琉球,而高麗,而安南、緬甸,而暹羅、印度,而澳洲、非洲一切野蠻民族。日本把一個大亞細亞主義大吹大擂,我們也把一個弱小民族聯盟大吹大擂,這才是旗鼓相當,才足以濟補鍋法之窮。

民國二年,我在某機關任職,后來該機關裁撤,我與同鄉陳健人借銀五十元,以作歸計。他回信說道:“我現無錢,好在為數無多,特向某某人轉借,湊足五十元,與你送來。”信末附一詩云:“五十塊錢不為多,借了一又一坡,我今專人送與你,格外再送一道歌。”我讀了,詩興勃發,不可遏止,立復一信道:“捧讀佳作,大發詩興。奉和一首,敬步原韻。辭達而已,工拙不論。君如不信,有詩為證。詩曰:‘厚黑先生手藝多,哪怕甑子滾下坡。討口就打蓮花落,放牛我會唱山歌’。”詩既成,余舉未已,又作一首:“大風起兮甑滾坡,收拾行李兮回舊窩,安得猛士兮守沙鍋。”我出東門,走至石橋趕船,望見江水滔滔,詩興又來了,又作一首曰:“風蕭蕭兮江水寒,甑子一去兮不復還。”千古倒甑子的人,聞此歌,定當同聲一哭。

近來軍政各機關,常常起大風,甑子一批一批的向坡下滾去,許多朋友,向我嘆息道:“安得猛士兮守沙鍋。”我說道:我的學問,而今長進了,沙鍋無須守,也無須請猛士,只須所你的手杖向對方的沙鍋一敲,他的沙鍋打破,你的沙鍋遂巋然獨存。你如果莫得敲破對方沙鍋的本事,自己的沙鍋斷不能保存。

東北四省,被日本占去,國人都有“甑子一去兮不復還”的感想,見日本在華北華南積極進行,又同聲說道:“安得猛士兮守沙鍋。”這都是我先年的見解,應當糾正。甑子與沙鍋,是一物之二名,日本人想把我國的甑子打破,把里面的飯貯入他的沙鍋內,國人只知雙手把甑子掩護,真是干的笨事!我們四萬萬人,每人拿一根打狗棒,向日本的沙鍋敲去,包管發生奇效。問:“打狗棒怎樣敲法?”曰:組織弱小民族聯盟。

我們對于日本,應該取攻勢,不該取守勢,對于列強,取威脅式,不取乞憐式。我們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即是對日本取攻勢,對列強取威脅式。日本侵略我國,列強抱不平,對我國表同情,難道是懷好意嗎?豈真站在公理立場上嗎?日本希望的是獨占,列強希望的是共管,方式雖不同,其為厚黑則一也。為我國前途計,應該極力聯合世界弱小民族,努力促成世界大戰,被壓迫者對壓迫者作戰,全世界弱小民族,同齊暴動,把列強的帝國主義打破,即是把列強的沙鍋打破,弱小民族的沙鍋,才能保存。

威爾遜播下“民族自決”的種子,一天一天的潛滋暗長,現在快要成熟了。我國出來當一個陳涉,振臂一呼,揭出弱小民族聯盟的旗幟,與威爾遜主義遙遙相應,全世界弱小民族,當然聞風響應。嬴秦亡國條件,列強是具備了的,而以日本具備尤多。一般人震于日本和列強之聲威,反抗二字,生怕出諸口,這是由于平日不研究厚黑學,才會這樣的畏懼。如果把我的《厚黑學》單行本熟讀一萬遍,立即發生一種勇氣來,區區日本和列強,何足道哉!他們都是外強中干,自身內部,矛盾之點太多,譬諸筑墻,基礎莫有穩固。我們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直向墻腳攻打,“弱聯”一成功,日本和列強的帝國主義,當然崩潰。

我們聯合弱小民族之初,當取甘地不抵抗主義,任他何種壓迫俱不管,只埋頭干“弱聯”的工作,并且加緊工作,哪有閑心同他開戰?等到“弱聯”組織成功了,任何不平等條約,撕了即是,到了那時,他們敢于不接受我們的要求,就糾合全世界弱小民族,同時動作,以武力解決,由我國當主帥,指揮作戰,把蘇秦的老法子拿來行使,“秦攻一國,五國出兵助之或山兵撓秦之后”。像這樣干去,赤白兩色帝國主義,哪有不崩潰之理!以英國言之,他自夸凡是太陽所照之地,都有英國人的國旗,我們的“弱聯”組織成功,可以說:凡是太陽所照之地,英國人都有挨打的資格。這樣干,才是圖謀和平的根本辦法。機會一成熟,立把箭頭取出,無須再用鋸箭法。我們不從此種辦法著手,徒悻悻然對日作戰,從武力上同他決勝負,真是蘇東坡所說的:“匹夫見辱,拔劍而起,挺身而斗”了,律以我的厚黑哲理,是違反的。日本倡言親善,如果就同他親善,事事仰承日本鼻息,不敢反抗,不敢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更是厚黑界之小丑,夠不上談厚黑哲理。

日本是我國室中之狼,俄國是門前之虎,歐美列強,是宅左宅右之獅豹。日本是我國的仇國,當然無妥協余地,其他列強,為敵為友,尚不能預定,何也?因其尚在門前,尚在宅左宅右也。

威爾遜倡民族自決,想成一個國際聯盟,以實現他的主張。哪知一成立,就被列強利用,成為分贓的集團,與威爾遜主義背道而馳。孫中山曾講過大亞細亞主義,意在為黃種人吐氣,哪知日本就想利用這種主張,以遂他獨霸東亞之野心。所以我們成立弱小民族聯盟,首先聲明,英美德法意俄日等國永無入會之資格,日本不用說了。我們把英美等國劃在會外,也不一定視為敵人,為敵為友,視其行為而定。如能贊助弱聯,我們也可視為良友,但只能在會外,不能在會中說話,使他莫得利用操縱之機會。

我們對日抗戰,當發揮自力,不能依賴某某強國,請他幫助。就使有時想列強幫助,也不能向他作乞憐語,更不能許以絲毫權利,只是埋頭干“弱小民族聯盟”的工作,一眼覷著列強的沙鍋,努力攻打。要我不打破你的沙鍋,除非幫助我把日本驅出東北四省,恢復九一八以前狀況,我們也可以鋸箭干了事。因為九一八之變,是國聯不能執行任務釀出來的,當然尋國聯算帳,當然成一個“弱聯”,推翻現在的“國聯”。所以對付列強,當如對付橫牛,牽著鼻子走,不能同他善說。問:列強的鼻子,怎能受我們的牽?曰努力的聯合弱小民族,即是牽列強的鼻子,如列強扭著鼻子不受我們牽,我們就實行把沙鍋與他打爛,實現孫中山之主張,十萬萬四千萬被壓迫者,對四萬萬六千萬壓迫者實行作戰,忍一下痛苦,硬把箭頭取出,廢去鋸箭法不用,更是直截了當。我認為這種辦法,是我國惟一的出路,請全國厚黑同志研究研究。

和平是整個的,現在世界關聯密切,一處發生戰事,就波動全世界,就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可能。列強殖民地太寬,弱小民族受了威爾遜的宣傳,早已蠢蠢欲動,大戰爭一發生,列強的沙鍋就有破裂的危險。這一層,日本和列強都是看得很清楚的。日本自九一八以后,一切事悍然不顧,墨索里尼侵占阿比西尼亞,也悍然不顧,都是看清此點,以世界大戰相威脅,料定國聯不敢動作。果然國聯顧忌此點,不敢實行制裁,只好因循敷衍,犧牲弱小民族利益,以飽橫暴者之貪囊,暫維目前狀況,于是國際聯盟,就成為列強的分贓集團。我們看清此點,知道“國聯”已經衰朽不適用了,就乘機推翻他,新興一個“弱聯”,以替代“國聯”這種機構,催促威爾遜之主張早日實現。這種辦法,才適合時代之要求。這種責任,應由我國出來擔負,除了我國,其他國家是擔負不起的。

我們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把甘地辦法擴大之,改良之,當然發生絕大的效果。印度是亡了國的,甘地是赤手空拳,尚能有那樣的成績。我國是堂堂的獨立大國,有強大的戰斗力,淞滬之役,已經小小的表現一下,有這樣的戰斗力,而卻不遽然行使,只努力干“弱聯”工作,所得效果,當然百倍甘地。這種辦法,我想一般厚黑同志,決定贊成的。

我是害了兩重病的,一曰瘋病,二曰八股病,而我之瘋病,是從八股病生出來的。八股家遇著長題目,頭緒紛繁,抑或合數章為一題,其作法,往往取題中一字,或一句,或一章作主,用以貫穿全題。曾國藩者,八股之雄也,其論作文之法曰:“萬山磅礴,必有主峰,龍九章,但挈一領。”斯言也,通于治國,通于厚黑學。我國內政外交,處處棘手,財政軍政,紛如亂絲,這就像八股家遇著了合數章書的長題目,頭緒紛繁,無從著筆。如果枝枝節節而為之,勢必費力不討好,所以我們解決時局,就該應用八股,尋出問題之中心點,埋頭干去,紛亂的時局,自必厘然就緒。我們做這篇八股,應該提出抗日二字為中心點,基于抗日之主張,生出內政外交之辦法。內政外交的方針既定了,一切措施,都與這個方針適應,是之謂:“萬山磅礴,必有主峰,龍九章,但挈一領。”我以后所寫文字,就本此主張寫去,但我從滿清末年,就奔走宦場,發明求官六字真言,做官六字真言,八股一道,荒廢已久,寫出的文字,難免不通,希望八股老同志糾正糾正。

科舉時代的功令,作八股必遵朱注,試場中片紙不準夾帶,應考的人,只好把朱子的《四書集注》讀來背得,所以朱子可稱為八股界之老祖宗。而他解決時局的辦法,是很合八股義法的。他生當南宋,初見宋孝宗即說道:“當今之世,要首先認定:金人是我不共戴天之敵,斷絕和議,召還使臣,這層決定了,一切事才有辦法。一般懷疑的人,都說根本未固,設備未周,進不能圖恢復,退不能謀防御,故不得已而暫與金人講和,以便從容準備,殊不知這話大錯了。其所以根本不固,設備不周,進不能攻,退不能守者,正由有講和之說的原故。一有講和之說,則進無決死之心,退有遷延之計,其氣先餒,而人心遂渙然離沮。故講和之說不罷,天下事無一可成。為今之計,必須閉門絕和,才可激發忠勇之氣,才可言恢復。”這是朱子在隆興元年對孝宗所說的話。他這篇文字,很合現在的題目,我們可以全部抄用。首先認定日本是仇國,使全國人有了公共的目標,然后才能說“對內團結,對外抵抗”的話。我國一般人,對于抗日,本下了最大決心,不過循著外交常軌,口頭不能不說說親善和調整這類話,不知親善和調整這類名詞,是西洋的八股話,對于中國全不適用,其弊害,朱子說得很明白。

國人見國勢日危,主張保存國粹,主張讀經,這算是從根本上治療了。八股是國粹的結晶體,我的厚黑學,是從八股出來的,算是根本之根本。我希望各校國文先生,把朱子對孝宗說的這段文字選與學生讀,培養點中國八股智識,以便打倒西洋八股。

中國的八股,有甚深的歷史,一般文人,涵濡其中,如魚在水,所以今人文字,以鼻嗅之,大都作八股氣,酸溜酸溜的。章太炎文字,韓慕廬一類八股也;嚴又陵文字,管韞山一類八股也;康有為文字,“十八科闈墨”一類八股也;梁啟超文字,“江漢炳靈”一類八股也;鄙人文字,小試場中,截搭題一類八股也;當代文豪,某某諸公,則是《聊齋》上的賈奉雉,得了仙人指點,高中經魁之八股也。“諸君莫笑八股酸,八股越酸越革命。”黃興、蔡松坡,秀才也;吳稚暉、于右任,舉人也;譚延、蔡元培,進士翰林也。我所知的同鄉同學,幾個革命專家,廖緒初舉人也;雷鐵崖、張列五、謝彗生,秀才也;曹叔實,則是一個屢試不售的童生。猗歟!盛哉!八股之功用大矣哉!滿清末年,一伙八股先生,起而排滿革命,我甚愿今之愛國志士,把西洋八股一火焚之,返而研究中國的八股,才好與我們的仇國日本奮斗到底。

唐宋八家中,我最喜歡三蘇,因為蘇氏父子,俱懂得厚黑學。老泉之學,出于申韓。申子之書不傳,老泉《嘉集》,一切議論,極類韓非,文筆之峭厲深刻,亦復相似。老泉喜言兵,他對于孫子也很有研究。東坡之學,是戰國縱橫者流,熟于人情,明于利害,故辯才無礙,嬉笑怒罵,皆成文章。其為文詼詭恣肆,亦與戰國策文字相似。子由深于老子,著有《老子解》。明李卓吾有言曰:“解老子者眾矣,而子由獨高。”子由文汪洋淡泊,在八家中,最為平易。漸于黃老者深,其文固應爾爾。《孫子》、《韓非子》和《戰國策》,可說是古代厚黑學教科書。《老子》一書,包涵厚黑哲理,尤為宏富。諸君如想研究孔子的學說,則孔子所研習的詩經書經易經,不可不熟讀;萬一想研究厚黑學,只讀我的作品,不過等于讀孔子的《論語》,必須上讀《老子》、《孫子》、《韓非子》和《戰國策》諸書,如儒家之讀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易》諸書,把這些書讀熟了,參之以廿五史和現今東西洋事變,融會貫通,那就有得厚黑博士之希望了。

有人問我:厚黑學三字,宜以何字作對?我說:對以道德經三字。李老子的道德經和李瘋子的厚黑學,不但字面可以相對,實質上,二者原是相通,于何征之呢?有朱子之言可證。《朱子全書》中有云:“老氏之學最忍,他閑時似個虛無卑弱底人,莫教緊要處,發出來,更教你支格不住,如張子房是也。子房皆老氏是學,如關之戰,與秦將連和了,忽乘其懈擊之。鴻溝之約,與項羽講和了,忽回軍殺之。這個便是他卑弱之發處,可畏可畏。他計策不須多,只消兩三處如此,高祖之業成矣。”依朱子這樣說:老子一部道德經,豈不明明是一部厚黑學嗎?我在《厚黑叢話》卷二之末,曾說:“蘇東坡的《留侯論》,全篇是以一個厚字立柱。”朱子則直將子房之黑字揭出,并探本窮源,說是出于老子,其論尤為精到。朱子認為關、鴻溝,這些狠心事,是卑弱之發處,足知厚黑二者,原是一貫之事。

厚與黑,是一物體之二面,厚者可以變而為黑,黑者亦可變而為厚。朱子曰:“老氏之學最忍。”他以一個忍字,總括厚黑二者。忍于己之謂厚。忍于人之謂黑。忍于己,故閉時虛無卑弱;忍于人,故發出來教你支持不住。張子房替老人取履,跪而納之,此忍于己也;關鴻溝,敗盟棄約,置人于死,此忍于人也。觀此則知厚黑同源,二者可以互相為變。我特告訴讀者諸君,假如有人在你面前脅肩諂笑,事事要好,你須謹防他變而為黑。你一朝失勢,首先墜井下石,即是這類人。又假如有人在你面前肆意凌侮,諸多不情,你也不須怨恨,你若一朝得志,他自然會變而為厚,在你面前,事事要好。歷史上這類事很多,諸君自去考證。

我發明厚黑學,進一步研究,得出一條定理:“心理變化,循力學公例而行。”有了這條定理,厚黑學就有哲理上之根據了。水之變化,純是依力學公例而變化。有時徐徐而流,有物當前,總是避之而行,總是向低處流去,可說是世間卑弱之物,無過于水。有時怒而奔流,排山倒海,任何物不能阻之,阻之則立被摧滅,又可說世間兇悍之物,無過于水。老子的學說,即是基于此種學理生出來的。其言曰: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堅強者,莫之能勝。”諸君能把這個道理會通,即知李老子的道德經和鄙人的厚黑學,是莫得甚么區別的。

忍于己之謂厚,忍于人之謂黑,在人如此,在水亦然。徐徐而流,避物而行,此忍于己之說也;怒而奔流,人物阻擋之,立被摧滅,此忍于人之說也。避物而行和摧滅人物,現象雖殊,理實一貫,人事與物理相通,心理與力學相通,明乎此,而后可以讀李老子的道德經,而后可以讀李瘋子的厚黑學。

老子學說,純是取法于水道德經中,言水者不一而足,如曰: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,處眾人之所惡,故幾于道。”又曰:“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為百谷王。”水之變化,循力學公例而行,老子深有契于水,故其學說,以力學公例繩之,無不一一吻合。惟其然也,宇宙事事物物,遂逃不出老子學說的范圍。

老子曰:“吾言甚易知,甚易行,天下莫能知,莫能行。”這幾句話,簡直是他老人家替厚黑學做的贊語。面厚心黑,哪個不知道?哪個不能做?是謂“甚易知,甚易行”。然而厚黑學三字,載籍中絕未一見,必待李瘋子出來才發明,豈非“天下莫能知”的明證嗎?我國受日本和列強的欺凌,管厚黑、蘇厚黑的法子俱在,不敢拿來行使,厚黑圣人勾踐和劉邦對付敵人的先例俱在,也不一加研究,豈非“天下莫能行”的明證嗎?

我發明的厚黑學,是一種獨立的科學,與諸子百家的學說絕不相類,但是會通來看,又可說諸子百家的學說無一不與厚黑學相通,我所講一切道理,無一不經別人說過,我也莫有新發明。我在厚黑界的位置,只好等于你們儒家的孔子。孔子祖述堯舜,憲章文武,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,他也莫得甚么新發明。然而嚴格言之,儒家學說與諸子百家,又絕不相類,我之厚黑學,亦如是而已。孔子曰:“知我者,其惟春秋乎!罪我者,其惟春秋乎!”鄙人亦曰:“知我者,其惟厚黑學乎!罪我者,其惟厚黑學乎!”

老子也是一個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”的人,他書中如“建言有之”,如“用兵有言”,如“古所謂”……一類話,都是明明白白的引用古書。依朱子的說法,《老子》一書,確是一部厚黑學,而老子的說法,又是古人遺傳下來的,可見我發明的厚黑學,真是貫通古今,可以質諸鬼神而無疑,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。

據學者的考證,周秦諸子的學說,無一人不淵源于老子,因此周秦諸子,無一不帶點厚黑氣味。我國諸子百家的學說,當以老子為總代表。老子之前,如伊尹,如太公,如管子諸人,《漢書·藝文志》都把他列入道家,所以前乎老子和后乎老子者,都脫不了老子的范圍。周秦諸子中,最末一人,是韓非子。與非同時,雖有《呂覽》一書,但此書是呂不韋的食客纂集的,是一部類書,尋不出主名,故當以韓非為最末一人。非之書有《解老》、《喻老》兩篇,把老子的話一句一句解釋,呼老子為圣人。他的學問,是直接承述老子的,所以說:“刑名原于道德。”由此知周秦諸子,徹始徹終,都是在研究厚黑這種學理,不過莫有發明厚黑這個名詞罷了。

韓非之書,對于各家學說俱有批評,足知他于各家學說,都一一研究過,然后才獨創一派學說。商鞅言法,申子言術,韓非則合法、術而一之,是周秦時代法家一派之集大成者。據我看來,他實是周秦時代厚黑學之集大成者。不過其時莫得厚黑這個名詞,一般批評者,只好說他慘刻少恩罷了。

老子在周秦諸子中,如昆論山一般,一切山脈,俱從此處發出;韓非則如東海,為眾河流之總匯處。老子言厚黑之體,韓非言厚黑之用,其他諸子,則為一支山脈或一支河流,于厚黑哲理,都有發明。

道法兩家的學說,根本上原是相通,斂之則為老子之清靜無為,發之則為韓非之慘刻少恩,其中關鍵,許多人都看不出來。朱子是好學深思的人,獨看破此點。他指出張子房之可畏,是他卑弱之發處,算是一針見血之語。卑弱者,斂之之時也,所謂厚也;可畏者,發之之時,所謂黑也。即厚即黑,原不能歧而為二。

道法兩家,原是一貫,故史遷修《史記》,以老莊申韓合為一傳,后世一孔之儒,只知有一個孔子,于諸子學術源流,茫乎不解,至有謂李耳與韓非同傳,不倫不類,力詆史遷之失,真是夢中囈語。史遷父子,是道家一派學者,所著《六家要指》,字字是內行話。史遷論大道則先黃老,老子是他最崇拜的人。他把老子與韓非同列一傳,豈是莫得道理嗎?還待后人為老子抱不平嗎?世人連老子一韓非的關系都不了解,豈足上窺厚黑學?宜乎李厚黑又名李瘋子也。

厚黑這個名詞,古代莫得,而這種學理,則中外古今,人人都見得到。有看見全體的,有看見一部分的,有看得清清楚楚的,有看得依稀恍惚的,所見形態千差萬別。所定的名詞,亦遂千差萬別。老子見之,名之曰道德,孔子見之,名之曰仁義,孔子見之,名之曰廟算,韓非見之,名之曰法術,達爾文見之,名之曰競爭,俾斯麥見之,名之曰鐵血,馬克思見之,名之曰唯物,其信徒威廉氏見之,名之曰生存,其他哲學家,各有所見,各創一名,真所謂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無一同,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。

有人詰問我道:“你主張‘組織弱小民族聯盟,向列強攻打。’這本是一種正義,你何得呼之為厚黑?”我說:“這無須爭辯,即如天上有兩個亮殼,從東邊溜到西邊,從西邊溜到東邊,溜來溜去,晝夜不停。這兩個東西,我們中國人呼之為日月,英國人則呼之為Sun或Moon,名詞雖不同,其所指之物則一。我們看見英文中之Sun、Moon二字,即譯為日月二字。讀者見了我的厚黑二字,把他譯成正義二字可也,即譯之為道德二字或仁義二字,也無不可。

周秦諸子,無一人不是研究厚黑學理,惟老子窺見至深,故其言最為玄妙。非有朱子這類好學深思的人,看不出老子的學問。非有張子房這類身有仙骨的人,又得仙人指點,不能把老子的學問用得圓轉自如。

周秦諸子,表面上,眾喙爭鳴,里子上,同是研究厚黑哲理,其學說能否適用,以所含厚黑成分多少為斷。《老子》和《韓非》二書,完全是談厚黑學,所以漢文行黃老之術,致治為三代下第一;武侯以申韓之術治蜀,相業為古今所艷稱。孫吳蘇張,于厚黑哲理,俱精研有得,故孫吳之兵,戰勝攻取,蘇秦、張儀,出而游說,天下風靡。由是知:凡一種學說,含有厚黑哲理者,施行出來,社會上立即發生重大影響。儒家高談仁義,仁近于厚,義近于黑,所得者不過近似而已。故用儒術治國,不癢不痛,社會上養成一種大腫病,儒家強為之解曰:“王道無近功。”請問漢文帝在位,不過23年,武侯治蜀,亦僅二十年,于短時間收大效,何以會有近功?難道漢文帝是用的霸術嗎?諸葛武侯,豈非后儒稱為王佐之才嗎?究竟是甚么道理?請儒家有以語我來,厚黑是天性中固有之物,周秦諸子無一不窺見此點,我也不能說儒家莫有窺見,惜乎窺見太少,此其所以“博而寡要,勞而少功”也。此其所以“迂遠而闊于事情”也。

老莊申韓,是厚黑學的嫡派。孔孟是反對派。吾國二千余年以來,除漢之文景、蜀之諸葛武侯、明之張江陵而外,皆是反對派執政,無怪乎治日少而亂日多也。

我深恨厚黑之學不明,把好好一個中國鬧得這樣糟,所以奮然而起,大聲疾呼,以期喚醒世人。每日報紙上,寫厚黑叢話一二段,等于開辦一個厚黑學的函授學校。經我這樣的努力,果然生了點效。許多人向我說道:“我把你所說的道理,證以親身經歷的事項,果然不錯。”又有個朋友說道:“我把你發明的原則,去讀《資治通鑒》,讀了幾本,覺得處處俱合。”我聽見這類話,知道一般人已經有了厚黑常識,程度漸漸增高,我講的學理,不能不加深點,所以才談及周秦諸子,見得我發明的厚黑學,不但證以一部二十五史,處處俱合,就證以周秦諸子的學說,也無一不合。讀者諸君,尚有志斯學,請細細研究。

教授學生,要用啟發式、自修式,最壞的是注入式。我民國元年發表《厚黑學》,只舉曹操、劉備、孫權、劉邦、司馬懿幾人為例,其余的,叫讀者自去搜尋,我寫的《厚黑學》和《厚黑傳習錄》,也只簡簡單單的舉出綱要,不一一詳說,恐流于注入式,致減讀者自修能力。此次我說:周秦諸子的學說,俱含厚黑哲理,也只能說個大概,讓讀者自去研究。

詩經、書經、易經、周禮、儀禮等書,是儒門的經典,凡想研究儒學的,這些書不能不熟讀。周秦諸子的書,是厚黑學的經典,如不能遍讀,可先讀《老子》和《韓非子》二書,知道了厚黑的體用,再讀諸子之書,自然頭頭是道。凡是研究儒家學說的人,開口即是“詩曰、書曰”,鄙人講厚黑哲理,不時也要說幾句“老子曰、韓非曰”。

四書五經,雖是外道的書,茍能用正法眼讀之,也可尋出許多厚黑哲理。即如孟子書上的“孩提愛親”章、“孺子將入井”章,豈非儒家學說的基礎嗎?鄙人就此兩章書,繪出甲乙兩圖,反成了厚黑學的哲學基礎,這是鄙人治厚黑學的秘訣。諸君有志斯學,不妨這樣的研究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

分分彩出号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