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黑叢話卷一

 

成都《華西日報》民國二十四年八月一日至八月三十一日

著者于滿清末年發明厚黑學,大旨言一部二十四史中的英雄豪杰,其成功秘訣不外面厚心黑四字,歷引史事為證。民國元年,揭登成都《公論日報》,計分三卷,上卷厚黑學,中卷厚黑經,下卷厚黑傳習錄。發表出來,讀者嘩然。中卷僅登及一半,我受友人的勸告,也就中止。原文底稿,已不知拋棄何所。十六年,刊《宗吾臆談》,把三卷大意摘錄其中。去年舍侄等在北平,從《臆談》中抽出,刊為單行本,上海某雜志,似乎也曾登過。

我當初本是隨便寫來開玩笑,不料從此以后,厚黑學二字,竟洋溢乎四川,成一普通名詞。我也莫名其妙,每遇著不相識的朋友,旁人替我介紹,必說道:“這就是發明厚黑學的李某。”幾于李宗吾三字和厚黑學三字合而為一,等于釋迦牟尼與佛教合而為一,孔子與儒教合而為一。

有一次在宴會席上,某君指著我,向眾人說道:“此君姓李名宗吾,是厚黑學的先進。”我趕急聲明道:“你這話錯了,我是厚黑學祖師,你們才是厚黑學的先進。我的位置,等于佛教中的釋迦牟尼,儒教中的孔子,當然稱為祖師。你們親列門墻,等于釋迦門下的十二圓覺,孔子門下的四科十哲,對于其他普通人,當然稱為先進。”

厚黑學,是千古不傳之秘,我把他發明出來,可謂其功不在禹下。每到一處,就有人請我講厚黑學,我身抱絕學,不忍自私,只好勤勤懇懇的講授,隨即筆記下來,名之曰《厚黑叢話》。

有人駁我道:“面厚心黑的人,從古至今,豈少也哉?這本是極普通的事,你何得妄竊發明家之名?”我說:“所謂發明者,等于礦師之尋出煤礦鐵礦,并不是礦師拿些煤鐵嵌入地中,乃是地中原來有煤有鐵,礦師把上面的土石除去,煤鐵自然出現,這就謂之發明了。厚黑本是人所固有的,只因被四書五經、宋儒語錄和感應篇、陰騭文、覺世真經等等蒙蔽了,我把它掃而空之,使厚與黑赤裸裸的現出來,是之謂發明。

牛頓發明萬有引力,這種引力,也不是牛頓帶來的,自開辟以來,地心就有吸力,經過了百千萬億年,都無人知道,直至牛頓出世,才把他發現出來。厚黑這門學問,從古至今,人人都能夠做,無奈行之而不著,習矣而不察,直到李宗吾出世,才把他發現出來。牛頓可稱為萬有引力發明家,李宗吾當然可稱厚黑學發明家。

有人向我說道:“我國連年內亂不止,正由彼此施行厚黑學,才鬧得這樣糟。現在強鄰壓迫,亡國在于眉睫,你怎么還在提倡厚黑學?”我說:“正因亡國在于眉睫,更該提倡厚黑學,能把這門學問研究好了,國內紛亂的狀況,才能平息,才能對外。”厚黑是辦事上的技術,等于打人的拳術。諸君知道:凡是拳術家,都要閉門練習幾年,然后才敢出來與人交手。從辛亥至今,全國紛紛擾擾者,乃是我的及門弟子和私淑弟子實地練習,他們師兄師弟,互相切磋。迄今二十四年,算是練習好了,開門出來,與人交手,真可謂“以此制敵,何敵不摧,以此圖功,何功不克。”我基于此種見解,特提出一句口號曰:厚黑救國。請問居今之日,要想抵抗列強,除了厚黑學,還有甚么法子?此《厚黑叢話》,所以不得不作也。

抵抗列強,要有力量,國人精研厚黑學,能力算是有了的。譬之射箭,射是射得很好,從前是關著門,父子弟兄,你射我,我射你;而今以列強為箭垛子,支支箭向同一之垛子射去。我所謂厚黑救國,如是而已。

厚黑救國,古有行之者,越王勾踐是也。會稽之敗,勾踐自請身為吳王之臣,妻入吳宮為妄,這是厚字訣。后來舉兵破吳,夫差遣人痛哭乞情,甘愿身為臣,妻為妾,勾踐毫不松手,非把夫差置之死地不可,這是黑字訣。由此知:厚黑救國。其程序是先之以厚,繼之以黑,勾踐往事,很可供我們的參考。

項羽拔山蓋世之雄,其失敗之原因,韓信所說“匹夫之勇,婦人之仁”,兩句話就斷定了。匹夫之勇,是受不得氣,其病根在不厚。婦人之仁,是心有所不忍,其病根在不黑。所以我講厚黑學,諄諄然以不厚不黑為大戒。但所謂不厚不黑者,非謂全不厚黑,如把厚黑用反了,當厚而黑,當黑而厚,也是斷然要失敗的。以明朝言之,不自量力,對滿洲輕于作戰,是謂匹夫之勇。對流寇不知其野性難馴,一意主撫,是謂婦人之仁。由此知明朝亡國,其病根是把厚黑二字用反了。有志救國者,不可不精心研究。

我國現在內憂外患,其情形很與明朝相類,但所走的途徑,則與之相反。強鄰壓境,熟思審處,不悻悻然與之角力,以匹夫之勇為戒……明朝外患愈急迫,內部黨爭愈激烈。崇禎已經在煤山縊死了,福王立于南京,所謂志士者,還在鬧黨爭。福王被滿清活捉去了,輔立唐王、桂王、魯王的志士,不在鬧黨爭。我國邇來則不然,外患愈緊迫,內部黨爭愈消滅,許多兵戎相見的人,而今歡聚一堂。明朝的黨人,忍不得氣,現在的黨人,忍得氣,所走的途徑又與明朝相反,這是更為可喜的。厚黑先生曰:“知明朝之所以亡,則知民國之所以興矣。”我希望有志救國者,把我發明的“厚黑史觀”下細研究。

昨日我回到寓所,見客廳中坐一個很相熟的朋友,一見面就說道:“你怎么又在報上講厚黑學?現在人心險詐,大亂不已,正宜提倡舊道德,以圖挽救,你發出這些怪議論,豈不把人心越弄越壞嗎?”我說:“你也太過慮了。”于是把我全部思想源源本本說與他聽,直談到二更,他歡然而去,說道:“像這樣說來,你簡直是孔子信徒,厚黑學簡直是救濟世道人心的妙藥,從今以后,我在你這個厚黑教主名下當一個信徒就是了。”

梁任公曾說:“假令我不幸而死,是學術界一種損失。”不料他56歲就死了,學術界受的損失,真是不小。古來的學者如程明道、陸象山,是54歲死的。韓昌黎、周濂溪、王陽明,都是57歲死的。鄙人在厚黑界的位置,自信不在梁程陸韓周王之下,講到年齡,已經有韓周王三人的高壽,要喊梁程陸為老弟,所慮者萬一我一命嗚呼,則是曹操、劉備諸圣人相傳之心法,自我而絕,厚黑界受的損失,還可計算嗎?所以我汲汲皇皇的寫文字,余豈好厚黑哉?余不得已也。

馬克思發明唯物史觀,我發明厚黑史觀。用厚黑史觀去讀二十四史,則成敗興衰,了如指掌,用厚黑史觀去考察社會,則如牛渚燃犀,百怪畢現。……我們又可用厚黑史觀攻擊達爾文強權競爭的說法,使迷信武力的人失去理論上的立場。我希望閱者耐心讀去,不可先存一個心說:“厚黑學,是誘惑人心的東西。”更不可先存一個成見說:“馬克思、達爾文是西洋圣人,李宗吾是中國壞人,從古至今,斷沒有中國人的說法,會勝過西洋人的。”如果你心中是這樣想,就請你每日讀華西副刊的時候,看見《厚黑叢話》一欄,就閉目不視,免得把你誘壞。

 

有天我去會一個朋友。他是講宋學的先生,一見我,就說我不該講厚黑學。我因他是個迂儒,不與深辯,婉辭稱謝。殊知他越說越高興,簡直帶出訓飭的口吻來了。我氣他不過,說道:“你自稱孔子之徒,據我看來,只算是孔子之奴,夠不上稱孔子之徒。何以言之呢?你們講宋學的人,神龕上供的是‘天地君親師之位’。你既尊孔子為師,則師徒猶父子,也可說等于君臣。古云:‘事父母幾諫’。又云:‘事君有犯而無隱。’你為甚么不以事君父之禮事孔子?明知孔子的學說,有許多地方,對于現在不適用,不敢有所修正,直是諧臣媚子之所為,非孔子家奴而何?古今夠得上稱孔子之徒者,孟子一人而已,孔子曰:‘我戰則克。’孟子則曰:‘善戰者服上刑。’依孟子的說法,孔子是該處以槍斃的。孟子曰:‘仲尼之徒,無道桓文之事者。’又把管仲說得極不堪,曰:‘功烈如彼其卑也。’而《論語》上明明載,孔子曰:‘劑桓公正而不譎。’又曰:‘桓公九合諸侯,不以兵車,管仲之力也。如其仁,如其仁。’又曰:“管仲相桓公,霸諸侯,一匡天下,民到于今受其賜。微管仲,吾其被發左衽矣。’孟子的話,豈不顯與孔子沖突嗎?孔子修《春秋》,以尊周為主,稱周王曰‘天王’。孟子游說諸侯,一則曰:‘地方百里而可以王。’再則曰:‘大國五年,小國七年,必為政于天下。’未知置周王于何地,豈非孔教叛徒?而其自稱,則曰‘乃所愿則學孔子也。’孟子對于孔子,是脫了奴性的,故可稱之曰孔子之徒,漢宋諸儒,皆孔子之奴也。至于你嗎!滿口程朱,對于宋儒,明知其有錯誤,不敢有所糾正,反曲為之庇,直是家奴之奴,稱曰‘孔子之奴’,猶未免過譽。”說罷,彼此不歡而散。閱者須知,世間主人的話好說,家奴的話不好說,家奴之奴,更難得說。中國紛紛不已者,孔子家奴為之也……達爾文家奴為之也,于主人何尤!

我不知有孔子學說,更不知有馬克思學說和達爾文學說,我只知有厚黑學而已。問厚黑學何用?曰用以抵抗列強。我敢以厚黑教主之資格,向四萬萬人宣言曰:“勾踐何人也,予何人也,凡我同志,快快的厚黑起來!何者是同志?心思才力,用于抵抗列強者,即是同志。何者是異黨?心思才力,用于傾陷本國人者,即是異黨。”從前張獻忠祭梓潼文昌帝君文曰:“你姓張,咱老子也姓張,咱與你聯宗罷。”我想,孔子在天之靈,見了我的宣言,一定說:“咱講內諸夏,外夷狄,你講內中國,外列強,咱與你聯合罷。”

梁任公曰:“讀春秋當如讀楚辭,其辭則美人香草,其義則靈修也,其辭則劑桓、晉文,其義則素王制也。”嗚呼,知此者可以讀厚黑學矣!其詞則曹操、劉備,其義則十年沼吳之勾踐、八年血戰之華盛頓也。師法曹操、劉備者,師法厚黑之技術,至曹劉之目的為何,不必深問。斯義也,恨不得起任公于九原,而一與討論之。

我著厚黑學,純用春秋筆法,善惡不嫌同辭,據事直書,善惡自見。同是一厚黑,用以圖謀一己之私利,是極卑劣之行為,用以圖謀眾人之公利,是至高無上的道德。所以不懂春秋筆法者,不可以讀厚黑學。

民國六年,成都國民公報社把厚黑學印成單行本,宜賓唐倜風作序,中江謝綬青作跋。綬青之言曰:“宗吾發明厚黑學,或以為議評末俗,可以勸人為善,或以為鑿破混沌,可以導人為惡。余則謂:厚黑學無所謂善,無所謂惡,亦視用之何如耳。如利刃然,用以誅叛逆則善,用以屠良民則惡。善與惡,何關于刃?故用厚黑以為善,則為善人,用厚黑以為惡,則為惡人,或善或惡,于厚黑無與也。”綬青這個說法,是很對的,與我所說春秋筆法,同是一意。

倜風之言曰:“孔子曰:‘諫有五,吾從其諷。’昔者漢武帝欲殺乳母,東方朔叱令就死。齊景公欲誅圉人,晏子執而數其罪。二君聞言,惕然而止。宗吾此書,大有東方朔、晏子遺意,其言最詼諧,其意最沉痛,直不啻聚千古大奸大詐于一堂,而一一讞定其罪,所謂誅奸諛于既死者非歟!吾人熟讀此書,即知厚黑中人比比皆是,庶幾出而應世,不為若輩所愚。彼為鬼為蜮者,知人之燭破其隱,亦將惶然思返,而不敢妄試其技。審如是也,人與人之間,不得不出于赤心相見之一途,則宗吾此書之有益于世道人心也,豈淺鮮哉!厚黑學之發布,已有年矣,其名詞人多知之。試執人而語之曰:‘汝固素習厚黑學者。’無不色然怒,則此書收效為何如,固不俟辯也。”倜風此說固有至理,然不如綬青所說尤為圓通。

莊子曰:“能不龜手,一也,或以封,或不免于嗚呼!若莊子者,始可與言厚黑矣。禪讓一也,舜禹行之則為圣人,曹丕、劉裕行之,則為逆臣。宗吾曰:“舜禹之事,倘所謂厚黑,是耶非耶,余甚惑焉。倜風披覽《莊子》不釋手,而于厚黑學,猶一間未達,惜哉!晚年從歐陽竟無,講唯識學,回成都,貧病而死。夏斧私挽以聯,有云:“有錢買書,無錢買米。”假令倜風只買厚黑學一部,而以馀錢買米,雖至今生存可也,然而倜風不悟也。厚黑救國中,失此健將,悲夫!悲夫!

我宣傳厚黑學,有兩種意思:(甲)即倜風所說,“聚千古大奸大詐于一堂,而一一讞定其罪”。民國元年發布的《厚黑傳習錄》所說求官六字真言、做官六字真言和辦事二妙法等等,皆屬甲種。(乙)即綬青所說:“用厚黑以為善。”此次所講厚黑救國等語,即屬乙種。

閱者諸君對于我的學問,如果精研有得,以后如有人對于你行使厚黑學,你一入眼就明白,可直告之曰:“你是李宗吾的甲班學生,我與你同班畢業,你那些把戲,少拿出來耍些。”于是同學與同學辟誠相見,而天下從此太平矣,此則厚黑學之功也。有人說:“老子云‘邦之利器,不可以示人。’你把厚黑學公開講說,萬一國中的漢奸,把他翻譯為英法德俄日等外國文,傳播世界,列強得著這種秘訣,用科學方法整理出來,還而施之于我,等于把我國發明的火藥加以改良,還而轟我一般,如何得了?”我說:惟恐其不翻譯,越翻譯得多越好。宋朝用司馬光為宰相,遼人聞之,戒其邊吏曰:“中國相司馬公矣,勿再生事。”列強聽見中國出了厚黑教主,還不聞風喪膽嗎?孔子曰:“言忠信,行篤敬,雖蠻貊之邦可行也。”我國對外政策,應該建筑在一個誠字上,今可明明白白告訴他:“我國現遍設厚黑學校,校中供的是‘大成至圣先師越王勾踐之神位’。厚黑教主開了一個函授學校,每日在報上發講稿,定下十年沼吳的計劃。這十年中,你要求什么條件,我國就答應什么條件,等到十年后,算帳就是了。”我們口中如此說,實際上即如此做,決不欺哄他。但要敬告翻譯的漢奸先生,譯厚黑學時,定要附譯一段,說:“勾踐最初對于吳王,身為臣,妻為妾。后來吳王請照樣的身為臣,妻為妾,勾踐不允,非把他置于死地不可,加了幾倍的利錢。這是我們先師遺傳下來的教條,請列強于頭錢之外,多預備點利錢就是了。”從前王德用守邊,契丹遣人來偵探,將士請逮捕之,德用說:“不消。”明日,大閱兵,簡直把軍中實情拿與他看。偵探回去報告,契丹即遣人來議和。假如外國人知道我國朝野上下,一致研究厚黑學,自量非敵,因而斂戢其野心,十年后不開大殺戒,則厚黑學之造福于人類者,寧有暨耶。此即漢奸先生翻譯之功也。彼高談仁義者,烏足知之?傳曰:“火烈,民望而畏之,故鮮死焉。水懦弱,民狎而玩之,則多死焉。”厚黑先生者,其我佛如來之化身歟!

友人雷民心,發明了一種最精粹的學說,其言曰:“世間的事,分兩種,一種是做得說不得,一種是說得做不得。例如夫婦居室之事,盡管做,如拿在大庭廣眾中來說,就成為笑話,這是做得說不得。又如兩個朋友,以狎褻語相戲謔,抑或罵人的媽和姐妹,聞者不甚以為怪,如果認真實現,就大以為怪了,這是說得做不得。”民心這個學說,凡是政治界學術界的人,不可不懸諸座右。厚黑學是做得說不得。……

做得說不得這句話,是《論語》“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”的注腳,說得做不得這句話,是《孟子·井田章》和《周禮》一書的注腳。假令王莽、王安石聘民心去當高等顧問,決不會把天下事鬧得那么壞。

辛亥年成都十月十八日兵變,全城秩序非常之亂,楊莘友出來任巡警總監,捉著擾亂治安的人,就地正法,出的告示,摹仿張獻忠七殺碑的筆調,連書斬斬斬,大得一般人的歡迎。全城男女長幼,提及楊總監之名,歌頌不已。后來秩序稍定,他發表了一篇《楊維(莘友名)之宣言》,說今后當行開明專制,于是物議沸騰,報章上指責他,省議會也糾舉他,說:“而今是共和時代,豈能再用專制手段!”殊不知莘友從前用的手段,純是野蠻專制,后來改行開明專制,在莘友算是進化了,只因把專制二字明白說出,所以大遭物議。民心說:“天下事有做得說不得的。”莘友之事,是很好的一個例證。觀于莘友之事,孔子所說:“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”就算得了的解。

我定有一條公例:“用厚黑以圖謀一己之私利,是極卑劣之行為;用厚黑以圖謀眾人公利,是至高無上之道德。”莘友野蠻專制,其心黑矣,而人反歌頌不已,何以故?圖謀公利故。

厚黑救國這句話,做也做得,說也說得,不過學識太劣的人,不能對他說罷了。我這次把厚黑學公開講說,就是想把他變成做得說得的科學。

胡林翼曾說:“只要有利于國,就是頑鈍無恥的事我都干。”相傳林翼為湖北巡撫時,官文為總督。有天總督夫人生日,藩臺去拜壽,手本已經拿上去了,才知道是如夫人生日,立將手本索回,折身轉去。其他各官,也隨之而去。不久林翼來,有人告訴他,他聽了,伸出大拇指說道:“好藩臺!好藩臺!”說畢取出手本遞上去,自己紅頂花翎的進去拜壽。眾官聽說巡撫都來了,又紛紛轉來。次日官妾來巡撫衙門謝步,林翼請他母親十分優待,官妾就拜在胡母膝下為義女,林翼為干哥哥。此后軍事上有應該同總督會商的事,就請干妹妹從中疏通。官文稍一遲疑,其妾聒其耳曰:“你的本事,哪一點比我們胡大哥?你依著他的話做就是了。”因此林翼辦事,非常順手。官胡交歡,關系滿清中興甚巨。林翼干此等事,其面可謂厚矣,眾人不惟不說他卑鄙,反引為美談,何以故?心在國家故。

嚴世蕃是明朝的大奸臣,這是眾人知道的,后來皇上把他拿下,丟在獄中,眾臣合擬一奏折,歷數其罪狀,如殺楊椒山、沈煉之類,把稿子拿與宰相徐階看。階看了說道:“你們還是想殺他?想放他?”眾人說:“當然想殺他。”徐階說:“你這奏折一上去,皇上立即把他放出來,何以故呢?世蕃殺這些人,都是巧取上意,使皇上自動的要殺他。此折上去,皇上就會說:‘殺這些人明明出自我的意思,怎么誣在世蕃身上?”豈不立把他放出嗎?”眾人請教如何辦。徐階說:“皇上最恨的是倭寇,說他私通倭寇就是了。”徐階關著門把折子改了遞上去。世蕃在獄中探得眾人奏折內容,對親信人說道:“你們不必擔憂,不幾天我就出來了。”后來折子發下,說他私通倭寇,大驚道:“完了,完了!”果然把他殺了。世蕃罪大惡極,本來該殺,獨莫有私通倭寇,可謂死非其罪。徐階設此毒計,其心不為不黑,然而后人都稱他有智謀,不說他陰毒,何以故?為國家除害故。

李次青是曾國藩得意門生,國藩兵敗靖港、祁門等處,次青與他患難相共。后來次青兵敗失地,國藩想學孔明斬馬謖,叫幕僚擬奏折嚴參他,眾人不肯擬。叫李鴻章擬,鴻章說道:“老師要參次青,門生愿以去就爭。”國藩道:“你要去,很可以,奏折我自己擬就是了。”次日叫人與鴻章送四百兩銀子去,“請李大人搬鋪”。鴻章在幕中,有數年的勞績,為此事逐出。奏折上去,次青受重大處分。國藩此等地方手段很辣,逃不脫一個黑字,然而次青仍是感恩知遇,國藩死,哭以詩,非常懇摯。鴻章晚年,封爵拜相,談到國藩,感佩不已,何以故?以其無一毫私心故。

上述胡、徐、曾三事,如果用以圖謀私利,豈非至卑劣之行為嗎?移以圖謀公利,就成為最高尚之道德。像這樣的觀察,就可把當偉人的秘訣尋出,也可說把救國的策略尋出。現今天下大亂,一般人都說將來收拾大局,一定是曾國藩、胡林翼一流人,但是要學曾、胡,從何下手?難道把曾、胡全集,字字讀,句句學嗎?這也無須,有個最簡單的法子,把全副精神集中在抵抗列強上面,目無旁視,耳無旁聽,抱定厚黑二字,放手做去,得的效果,包管與曾、胡一般無二。如嫌厚黑二字不好聽,你在表面上換兩個好聽字眼就是,不要學楊莘友把專制二字說破。你如有膽量,就學胡林翼,赤裸裸地說道:“我是頑鈍無恥。”列強其奈你何!是之謂厚黑救國。

我把世界外交史研究了多年,竟把列強對外的秘訣發現出來,其方式不外兩種,一曰劫賊式。一曰娼妓式。時而橫不依理,用武力掠奪,等于劫賊之明火劫搶,是謂劫賊式的外交。時而甜言蜜語,曲結歡心,等于娼妓媚客,結的盟約,毫不生效,等于娼妓之海誓山盟,是謂娼妓式的外交。

人問列強以何者立國?我答曰:“厚黑立國。”娼妓之面最厚,劫賊之心最黑,大概軍閥的舉動是劫賊式,外交官的言論是娼妓式。劫賊式之后,繼以娼妓式,娼妓式之后,繼以劫賊式,二者循環互用。娼妓之面厚矣,毀棄盟誓則厚之中有黑。劫賊之心黑矣,不顧唾罵則黑之中有厚。我國自五口通商以來,直至今日,都是吃列強這兩種方式的虧。我們把他的外交秘訣發現出來,就有對付的方法了。

人問:“我國當以何者救國?”我答曰:“厚黑救國。”他以厚字來,我以黑字應之;他以黑字來,我以厚字應之。娼妓艷裝而來,開門納之,但纏頭費絲毫不能出。如服侍不周,把他衣飾剝了,逐出門去,是謂以黑字破其厚。如果列強橫不依理,以武力壓迫,我們就用張良的法子對付他。張良圯上受書,老人種種作用,無非教他面皮厚罷了。蘇東坡曰:“高帝百戰百敗而能忍之,此子房所教也。”我們以對付項羽的法子對付列強,是謂以厚字破其黑。

全國人士都大聲疾呼曰:“救國!救國!”試問救國從何下手?譬諸治病,連病根都未尋出,從何下藥?我們提出厚黑二字,就算尋著病根了。寒病當用熱藥,熱病當用寒藥,相反才能相勝。外人黑字來,我以厚字應;外人厚字來,我以黑字應。剛柔相濟,醫國妙藥,如是而已。他用武力,我即以武力對付之,他講親善,我即與之親善,是為醫熱病用熱藥,醫寒病用寒藥。以此等法醫病,病人必死;以此等法醫國,國家必亡。

《史記》:項王謂漢王曰:“天下洶洶數歲者,徒以吾兩人耳,愿與漢王挑戰決雌雄。”漢王笑謝曰:“吾寧斗智不斗力。”笑謝二字,非厚而何?后來鴻溝劃定,楚漢講和了,項王把太公、呂后送還,引兵東歸,漢王忽然敗盟,以大兵隨其后,把項王逼死烏江,非黑而何?我國現在對于列強,正適用笑謝二字,若與之斗力,就算違反了劉邦的策略。語曰:“安不忘危。”厚黑經曰:“厚不忘黑。”問:“厚不忘黑奈何?”曰:“有越王勾踐之先例在,有劉邦對付項羽之先例在。”

我在民國元年,就把厚黑學發表出來,苦口婆心,諄諄講說,無奈莫得一人研究這種學問,把一個國家鬧成這樣。今年石青陽死了,重慶開追悼會,正值外交緊急,我挽以聯云:“哲人其萎乎,嗚呼青陽,吾將安仰;斯道已窮矣,吁嗟黑厚,予欲無言。”袁隨園謁岳王墓詩云:“歲歲君臣拜詔書,南朝可謂有人無,看燒石勒求和幣,司馬家兒是丈夫。”吁嗟黑厚,予欲無言!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。凡我同志,快快的厚黑起來,一致對外。

著者住家自流井。我嘗說我們自流井的人,目光不出峽子口;四川的人,目光不出夔門口;中國的人,目光不出吳淞口。阿比西尼亞,是非洲彈丸大一個國家,阿皇敢于對意大利作戰,對法西斯蒂怪杰墨索里尼作戰,其人格較之華盛頓,有過之無不及,真古今第一流人杰哉!將來戰爭結果,無論阿國或勝或敗,抑或敗而至于亡國,均是世界史上最光榮的事。我們應當把阿皇的談話,當如清朝皇帝頒發的“圣諭廣訓”,楷書一通,每晨起來,恭讀一遍這就算目光看出吳淞口去了。

有人問我道:“你的厚黑學,怎么我拿去實行,處處失敗?”我問:“我著的《宗吾臆談》和《社會問題之商榷》二書,你看過莫有?”答:“莫有。”我問:“《厚黑學》單行本,你看過莫有?”答:“莫有。我只聽見人說:‘做事離不得臉皮厚,心子黑。’我就照這話行去。”我說:“你的膽子真大,聽見厚黑學三字,就拿去實行,僅僅失敗,尚能保全生命而還,還算你的造化。我著《厚黑學》,是用厚黑二字,把一部二十四史一以貫之,是為‘厚黑史觀’。我著《心理與力學》,定出一條公例:‘心理變化,循力學公例而行’。是為‘厚黑哲理’。基于厚黑哲理,來改良政治、經濟、外交與夫學制等等,是為厚黑哲理之應用。其詳俱見《宗吾臆談》及《社會問題之商榷》二書。你連書邊邊都未看見,就去實行,真算膽大。”

厚黑學這門學問,等于學拳術,要學就要學精,否則不如不學,安分守己,還免得挨打。若僅僅學得一兩手,甚或拳師的門也未拜過,一兩手都未學得,遠遠望見有人在習拳術,自己就出手伸腳的打人,焉得不為人痛打?你想:項羽坑降卒20萬,其心可謂黑到極點了,而我的書上,還說他黑字欠了研究,宜其失敗。呂后私通審食其,劉邦佯為不知。后人詩曰:“果然公大度,容得辟陽侯。”面皮厚到這樣,而于厚字還是欠研究,韓信求封齊王時,若非有人從旁指點,幾乎失敗。厚黑學有這樣的精深,僅僅聽見這個名詞,就去實行,我可以說越厚黑越失敗。

人問:“要如何才不失敗?”我說:“你須先把厚黑史觀、厚黑哲理與夫厚黑哲理之應用徹底了解,出而應事,才可免于失敗。兵法:‘先立于不敗之地。’又曰:‘先為不可勝,以待敵之可勝。’厚黑學亦如是而已。”

孫子曰:“戰勢不過奇正,奇正之變,不可勝窮也。”處世不外厚黑,厚黑之變,不可勝窮也。用兵是奇中有正,正中有奇,奇正相生,如循環之無端。處世是厚中有黑,黑中有厚,厚黑相生,如循環之無端。厚黑學與《孫子》十三篇,二而一,一而二。不知兵而用兵,必至兵敗國亡。不懂厚黑哲理,而就實行厚黑,必至家破身亡。聞者曰:“你這門學問太精深了,還有簡單法子莫有?”我答曰:“有。我定有兩條公例,你照著實行,不須研究厚黑史觀和厚黑哲理,也就可以為英雄,為圣賢。如欲得厚黑博士的頭銜,仍非把我所有作品窮年累月的研究不可。”

就人格言之,我們可下一公例曰:“用厚黑以圖謀一己之私利,越厚黑,人格越卑污;用厚黑以圖謀眾人之公利,越厚黑,人格越高尚。”就成敗言之,我們可下一公例曰:“用厚黑以圖謀一己私利,越厚黑越失敗;用厚黑以圖謀眾人之公利,越厚黑越成功。”何以故呢?凡人皆以我為本位,為我之心,根于天性。用厚黑以圖謀一己之私利,勢必妨害他人之私利,越厚黑則妨害于人者越多,以一人之身,敵千萬人之身,焉得不失敗?人人既以私利為重,我用厚黑以圖謀公利,即是替千萬人圖謀私利,替他行使厚黑,當然得千萬人之贊助,當然成功。我是眾人中之一分子,眾人得利,我當然得利,不言私利而私利自在其中。例如曾、胡二人,用厚黑以圖謀國家之公利,其心中無絲毫私利之見存,后來功成了,享大名,膺厚賞,難道私人所得的利還小嗎?所以用厚黑以圖謀國家之利,成功固得重報,失敗亦享大名,無奈目光如豆者,見不及此。從道德方面說,攘奪他人之私利,以為我有,是為盜竊行為,故越厚黑人格越卑污。用厚黑以圖謀眾人之公利,則是犧牲我的臉,犧牲我的心,以救濟世人。視人之饑,猶己之饑,視人之溺,猶己之溺,即所謂“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”故越厚黑人格越高尚。

人問:“世間有許多人,用厚黑以圖謀私利,居然成功,是何道理?”我說:“這即所謂‘時無英雄,遂使豎子成名耳。’”與他相敵的人,不外兩種:一種是圖謀公利而不懂厚黑技術的人,一種是圖謀私利,而厚黑之技術不如他的人,故他能取勝。萬一遇著一個圖謀公利之人,厚黑之技術與他相等,則必敗無疑。語云:“千夫所指,無病而死。”因為妨害了千萬人之私利,這千萬人中只要有一個覷著他的破綻,就要乘虛打他。例如《史記》項王謂漢王曰:“天下洶洶數歲者,徒以吾兩人耳。”其時的百姓,個個都希望他兩人中死去一個,所以項王迷失道,問于田父,田父給曰左,左乃陷大澤中,致被漢兵追及而死。如果是救民水火之兵,田父方保持之不暇,何至會給他呢?我們提倡厚黑救國,這是用厚黑以保衛四萬萬人之私利,當然得四萬萬人之贊助,當然成功。

昔人云“文章報國”。文章非我所知,我所知者,厚黑而已。自今以往,請以厚黑報國。《厚黑經》曰:“我非厚黑之道,不敢陳于國人之前,故眾人莫如我愛國也。”叫我不講厚黑,等于叫孔孟不講仁義,試問:能乎不能?我自問:生平有功于世道人心者,全在發明厚黑學,抱此絕學而不公之于世,是為懷寶迷邦,豈非不仁之甚乎!李宗吾曰:“鄙人圣之厚黑者也。夫天未欲中國復興也,如欲中國復興,當今之世,舍我其誰?吾何為不講厚黑哉?”

昔人詩云: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。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眾人都說飯好吃,哪個知道種田人的艱難?眾人都說厚黑學適用,哪個知道發明人的艱難?我那部《厚黑學》,可說字字皆辛苦。

我這門學問,將來一定要成為專科,或許還要設專門大學來研究。我打算把發明之經過和我同研究的人寫出來,后人如仿宋元學案、明儒學案,做一部厚黑學案,才尋得出材料,抑或與我建厚黑廟,才有配享人物。

舊友黃敬臨,在成都街上遇著我,說道:“多年不見了,聽說你要建厚黑廟,我是十多年以前就拜了門的,請把我寫一段上去,將來也好配享。”我說:“不必再寫,你看《論語》上的林放,見著孔子,只問了‘禮之本’,三個字,直到而今,還高坐孔廟中吃冷豬肉。你既有志斯道,即此一度談話,已足配享而有余。”敬臨又說:“我今年已經62歲了,因為欽佩你的學問,不惜拜在門下。我說:“難道我的歲數比你小,就夠不上與你當先生嗎?我把你收列門墻,就是你莫大之幸,將來在你的自撰年譜上,寫一筆‘吾師李宗吾先生’,也就比‘前清誥封某某大夫’,光榮多了。”

往年同縣羅伯康致我信說道:“許多人說你講厚黑學,我逢人辯白,說你不厚不黑。”我復信道:“我發明厚黑學,私淑弟子遍天下,我曰‘厚黑先生’,與我書者以作上款,我復書以作下款,自覺此等稱謂,較之文成公、文正公光榮多矣。俯仰千古,常以自豪。不謂足下乃逢人說我不厚不黑,我果何處開罪足下,而足下乃以此報我耶?嗚呼伯康,相知有年,何竟自甘原壤,尚其留意尊脛,免遭尼山之杖!”近日許多人勸我不必再講厚黑學。嗟乎!滔滔天下,何原壤之多也!

從前發表的《厚黑傳習錄》,是記載我與眾人的談話,此次的叢話,是把傳習錄擴大之。我從前各種文字,許多人都未看過,今把他全行拆散來,與現在的新感想混合寫之。此次的叢話,是隨筆體裁,內容包含五種:(1)厚黑史觀;(2)厚黑哲理;(3)厚黑學之應用;(4)厚黑學辯證法;(5)厚黑學發明史。我只隨意寫去,不過未分門類罷了。

人問:“既是如此,你何不分類寫之,何必這樣雜亂無章的寫?我說:著書的體裁分兩種,一是教科書體,一是語錄體。凡一種專門學問發生,最初是語錄體,如孔子之《論語》,釋迦之佛經,六祖之壇經,朱明諸儒之語錄,都是門人就本師口中所說者筆記下來。老子手著之《道德經》,可說是自寫的語錄。后人研究他們的學問,才整理出來,分出門類,成為教科書方式。厚黑學是新發明的專門學問,當然用語錄體寫出。

宋儒自稱:“滿腔子是惻隱。”而我則:“滿腔子是厚黑。”要我講,不知從何處講起,只好隨緣說法,想說什么,就說什么,口中如何說,筆下就如何寫。或談古事,或談時局,或談學術,或追述生平瑣事,高興時就寫,不高興就不寫。或長長地寫一篇,或短短地寫幾句,或概括地說,或具體地說,總是隨其興之所至,不受任何拘束,才能把我整個思想寫得出來。

我們用厚黑史觀去看社會,社會就成為透明體,既把社會真相看出,就可想出改良社會的辦法。我對于經濟、政治、外交,與夫學制等等,都有一種主張,而此種主張,皆基于我所謂厚黑哲理。我這個叢話,可說是拉雜極了,仿佛是一個大山,滿山的昆蟲鳥獸、草木土石等等,是極不規則的。惟其不規則,才是天然的狀態。如果把他整理得厘然秩序,極有規則,就成為公園的形式,好固然是好,然而參加了人工,非復此山的本來面目。我把我胸中的見解,好好歹歹,和盤托出,使山的全體表現,有志斯道者,加以整理,不足者補充之,冗蕪者刪削之,錯誤者改正之。開辟成公園也好,在山上采取木石,另建一個房子也好,抑或捉幾個雀兒,采些花草,拿回家中賞玩也好。如能大規模的開采礦物則更好。再不然,在山上挖點藥去醫病,檢點牛犬糞去肥田,也未嘗不好。我發明厚黑學,猶如瓦特發明蒸汽,后人拿去紡紗織布也好,行駛輪船、火車也好,開辦任何工業都好。我講的厚黑哲理,無施不可,深者見深,淺者見淺。有能得我之一體,引而伸之,就可獨成一派。孔教分許多派,佛教分許多派,將來我這厚黑教,也要分許多派。

寫文字,全是興趣,興趣來了,如兔起鵑落,稍縱即逝。我寫文字的時候,引用某事或某種學說,而案頭適無此書,就用蘇東城“想當然耳”的辦法,依稀恍惚的寫去,以免打斷興趣。寫此類文字與講考據不同,乃是心中有一種見解,平空白地,無從說起,只好借點事物來說,引用某事某說,猶如使用家伙一般,把別人的偶爾借來用用,若無典故可用,就杜撰一個來用,也無不可。

莊子寓言,是他胸中有一種見解,特借鯤鵬野馬、漁父盜跖以寫之,只求將胸中所見達出。至鯤鵬野馬,果否有此物,漁父盜跖,是否有此人,皆非所問。胸中所見者,主人也。鯤鵬野馬,漁父盜跖,皆寓舍也。孟子曰:“說詩者不以文害辭,不以辭害意,以意逆志,是為得之。”讀詩當如是,讀莊子當如是,讀厚黑學也當如是。

昔人謂:“文王周公,繁易,彖辭爻辭,取其象,亦偶觸其機,假令易,而為之,其機之所觸少變,則其辭之取象亦少異矣。”達哉所言!戰國策士,如蘇秦諸人,平日把人情世故揣摹純熟,其游說人主也,隨便引一故事或設一個比喻,機趣橫生,頭頭是道,其途徑與莊之寓言,易之取象無異。宋儒初讀儒書,繼則出入佛老,精研有得,自己的思想已經成了一個系統,然后退而注孔子之書,借以明其胸中之理,于是孔門諸書,皆成為宋儒之鯤鵬野馬,漁父盜跖。而清代考據家,乃據訓詁本義,字字譏彈之,其解釋字義固是,而宋儒所說之道理,也未嘗不是。九方皋相馬,在牝牡驪黃之外。知此義者,始可以讀朱子之《四書集注》。無如毛西河諸人不悟,刺刺不休。嗟乎!厚黑界中,九方皋何其少,而毛西河諸人何其多也!

研究宋學者,離不得宋儒語錄。然語錄出自門人所記,有許多靠不住,前人已言之。明朝王學,號稱極盛,然陽明手著之書無多,欲求王氏之學,只有求之傳習錄及龍溪諸子所記,而天泉證道一夕話,為王門極大爭點。我嘗說“四有四無”之語,假使陽明能夠親手寫出,豈不少去許多糾葛。大學“格物致知”四字,解釋者有幾十種說法。假使曾子當日記孔子之言,于此四字下加一二句解釋,不但這幾十種說法不會有,而且朱學與王學爭執也無自而起。我在重慶有個姓王的朋友,對我說道:“你先生談話很有妙趣,我改天邀幾個朋友來談談,把你的談話筆記下來。”我聽了,大駭,這樣一來,豈不成了宋明諸儒的語錄嗎!萬一我門下出了一個曾子,摹仿大學那種筆法,簡簡單單的寫出,將來厚黑學案中,豈不又要發生許多爭執嗎?于是我趕急仿照我家“聃大公”的辦法,手寫語錄,名曰《厚黑叢話》,謝絕私人談話,以示大道無私之意。將來如有人說,“我親聞厚黑教主如何說”,你們萬不可聽信。經我這樣的聲明,絕不會再有天泉證道這種疑案了。我每談一理,總是反反復復的解說,寧肯重復,不肯簡略,后人再不會像“格物致和”四字,生出許多奇異的解釋。鄙人之于厚黑學也,可謂盡心焉耳矣。噫!一衣一缽,傳之者誰乎!

《厚黑叢話卷一》上的5個想法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

分分彩出号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