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、結論

 

說了一大堆的話,在這收頭結大瓜的時候,不妨告訴讀者一點秘訣:厚黑的施用,定要糊一層仁義道德,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現出來。王莽的失敗,就是由于露出了厚黑的原故。如果終身不露,恐怕王莽至今還在孔廟里吃冷豬肉。韓非子說:“陰用其言而顯棄其身。”這個法子,也是定要的。即如我著這本《厚黑學》,你們應當秘藏枕中,不可放在桌上。假如有人問你:“你認識李宗吾嗎?”你就要做一種很莊嚴的面孔說:“這個人壞極了,他是講厚黑學的,我認他不得。”口雖這樣說,但,心里應當供一個“大成至圣先師李宗吾之位。”你們能夠這樣做去,生前的事業,一定驚天動地,死后一定入孔廟吃冷豬肉無疑。所以我每聽見人罵我,我非常高興,說道:“吾道大行矣。”

還有一點,我前面說:“厚黑上面,要糊上一層仁義道德。”這是指遇著道學先生而言。假如遇著講性學的朋友,你同他講仁義道德,豈非自討沒趣?這個時候,應當糊上“戀愛神圣”四個字。若遇著了講馬克思的朋友,就糊上“階級斗爭,勞工專政”八個字,難道他不喊你是同志嗎?總之,面子上應當糊以甚么東西,是在學者因時因地,神而明之,而里子的厚黑二字,則萬變不離其宗。有志斯學者,細細體會!

《五、結論》上的3個想法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

分分彩出号走势图